密云水庫建設紀實
來源:密云區黨史辦 發布時間:2019-08-25 15:25

潮白河是首都的母親河。千百年來,她在滋潤京華大地的同時,又如一匹脫韁的野馬,嚴重地威脅著北京城的安全。為根治潮白河水患,變水害為水利,黨中央從1951年就開始規劃修建密云水庫。1958年,隨著城市建設和經濟快速發展,首都北京生產生活用水開始趨緊。為根治水害,保證首都供水,黨中央于1958年6月決定,提前動工修建密云水庫,比原來計劃提前了近10年。1958年6月23日,中共河北省委、北京市委、市人民委員會、水利電力部向黨中央和國務院上報了《關于修建密云水庫的請示》。在請示中提出:為了積極開辟水源,逐步解決這個問題,計劃在河北省密云縣修建潮白河密云水庫。預計水庫建成后,能夠使首都和天津目前的城市、工業用水得以基本解決。在“大躍進”的歷史條件下,提出密云水庫的修建“改為今年9月全面動工,爭取明年汛期前做到攔洪高程或基本建成,以便早日開始蓄水”。

1958年6月26日,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在國務院秘書長習仲勛、北京市委書記處書記、副市長萬里,河北省副省長阮泊生陪同下到密云縣聽取情況匯報并勘定水庫壩址。在潮河山口,張光斗、馮寅等專家匯報了壩址的選擇和勘測依據,以及水庫的設計方案——即根據潮、白兩河和庫區的水文、地質情況,在規劃密云水庫時,把防洪置于首要地位,同時要充分蓄水,特別是考慮給京、津兩市的供水問題;發電則服從于防洪和供水的需要;養魚和旅游是附帶的。因此,規劃時選定溪翁莊村白河山口作為白河主壩壩址,北堿廠村作為潮河主壩壩址。這樣可以控制兩河流域面積的88%,對防洪興利十分有利。這兩個主壩壩址分別位于潮河和白河峽谷的出口處,地形條件較好。白河主壩基巖主要為花崗巖,但裂隙較多;潮河主壩基巖為片麻巖。兩壩基巖中均有一些斷層,河床沙礫覆蓋層在潮河壩址處深約15米;白河壩址處深約40米。雖難度較大,地基防滲處理較難,但這是該河段中覆蓋層較淺的位置,其上游河段的覆蓋層則更深。

 

1958年6月26日周恩來視察密云水庫壩址,萬里、阮泊生陪同


按照設計方案,在潮河和白河出口的兩山之間各筑一道主壩,在其它地方筑起若干副壩,與之相配合的還有導流廊道、溢洪道、輸水隧洞和發電站等一系列建筑物。以白河主壩為例,建有北白巖副壩、走馬莊副壩、西石駱駝副壩、南石駱駝副壩、白河廊道、白河隧洞、白河泄洪隧洞、白河電站和調節池、調節池供水閘、調節池泄水閘等。白河主壩的最高壩高為66米,壩頂長960米,全部填筑方量為1104萬立方米。按主壩設計高度,水庫總庫容43億多立方米。水庫建成后,即可使潮白河中下游600萬畝農田免受洪澇災害,保障沿河兩岸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由于水庫修建,庫區內要淹沒20多萬畝農田,搬遷65個村莊11704戶56780人,密云人民要作出局部犧牲。

聽完匯報后,周恩來總理到潮河流經的南堿廠村、白河流經的溪翁莊村實地察看并確定壩址。他非常關心庫區的群眾搬遷和安置問題,特別對修建水庫占地、庫區移民安置、庫區周圍綠化等情況進行了詢問。

1958年6月底,國務院作出了于1958年著手修建密云水庫的決定。1958年10月,密云縣由河北省劃歸北京市。

為修建密云水庫,國務院成立了由水電部副部長錢正英、河北省副省長阮泊生和北京市農村工作部部長趙凡組成的三人小組,負責水庫建設的全面領導。國務院副秘書長齊燕銘代表國務院協調中央和國家機關有關單位及各省、市、自治區,在人力、物力上支援水庫建設。由水電部、北京市、河北省等300多個單位抽調1700多名工程技術人員、職工和領導干部組成了“密云水庫修建總指揮部”。密云水庫的修建與開工,按照設計要求,整個工程是按照“一年攔洪度汛,兩年基本完成”的速度進行施工安排的。為了保證物資供應和各路渠道的暢通,密云水庫修建總指揮部專門設立了后勤部,由副總指揮蘇國良和趙毓秀負責,同時在市內設立了駐京辦事處,保持與上下左右的聯系。

在施工機械設備不足又不配套的情況下,修建水庫只能以人工操作為主。因此,根據中央和國務院的決定,調集河北省(包括當時的天津市)和北京市28個區縣以及水利電力部所屬的部分工程局的民工20.6萬人,其中隸屬河北省的有密云、懷柔、平谷、延慶、薊縣、三河、大廠(后薊縣、三河、大廠合并稱薊縣)、香河、寶坻(后香河、寶坻合并稱寶坻)、寧河、武清、安次(后武清、安次合并稱武清)、遵化、玉田、盧龍、撫寧(后盧龍、撫寧合并改稱秦皇島)、昌黎、霸縣、固安、永清(后霸縣、固安、永清合并稱霸縣)等縣;隸屬于北京市的有朝陽、海淀、豐臺、大興、昌平、順義、通州(后改通縣)、周口店(后改房山)等區縣。這些區縣有些受益,有些不直接受益,但在黨中央的號召下,犧牲局部利益,服從大局,自帶行裝,在各區縣負責同志的率領下陸續開赴水庫工地。參加水庫施工的民工以區縣為單位組建支隊,支隊設支隊長和政委。由區縣有關負責人分別出任支隊政委、隊長,帶隊進駐工地,組織管理施工。支隊以下以人民公社為單位組建團或獨立營,按軍隊組織形式進行編制。

當時密云縣人口只有近30萬人,其中縣城僅有3萬多人,修建水庫一下子集中了20多萬人,而且又來自四面八方。他們的衣食住行等所需生活必需品的供應主要由密云縣保障。中共密云縣委1958年7月8日召開常委會,專題研究后勤保障工作。會議要求把每天所需的糧食、副食、燃料、石油、百貨等日常用品和醫療、郵電、理發、修理等服務工作當做大事去辦,要求全縣各行各業大力支援水庫建設。縣委書記兼水庫副政委閻振峰和縣長倪介瑜在水庫黨委的統一安排下負總責,抽調了5000多名干部和職工,圍繞民工的需要進行服務。 

在中央作出關于修建密云水庫的一系列重大決策的同時,密云水庫修建總指揮部即開始了各方面的籌備工作。1958年9月1日,密云水庫工地召開開工誓師大會。國務院副秘書長齊燕銘,河北省副省長阮泊生,北京市委書記處書記、副市長萬里和中央水利電力部及有關部門的代表參加了誓師大會。

 

1958年9月1日密云水庫開工典禮誓師大會召開


按照密云水庫的設計方案,要在兩年之內完成填筑和開挖土石方3000萬立方米、混凝土澆筑25萬立方米、各式鋼閘門的制作和安裝800多噸。據計算,各項工程需用機械設備8000余臺(件)、各種型號鋼材3萬噸、水泥6萬余噸、木材10萬余立方米。為了解決重要物資供應問題,水庫修建總指揮部專門設立了駐京辦事處,與各方面加強聯系。在水庫建設過程中,只要是緊急需用的鋼材、木材、水泥等重要物資,一般在三五天內都能由全國各地及時地運到水庫工地。

由于密云水庫工程浩大,建筑物多,需要填挖的土石方工程量大,有些地方施工技術復雜,在當時缺乏機械設備的情況下,以人工操作為主,再加上施工要求時間緊、任務急,必須趕在1959年汛期以前攔洪,所以一開工就抓緊時間,爭分奪秒。

潮河主壩和白河主壩的工程量最大,在開工之初的1958年9月至10月,僅以手推車為主運土和沙石料上壩,后來為了加快速度,將鐵路修至壩前,以火車和手推車同時運料上壩。隨著大壩逐步升高,兩者都難以直接運土時,又改用人工繩索牽引和皮帶機運料上壩。

筑壩用的沙礫料場,分布在壩址的上、下游5公里至9公里的河床內,黏土料場則主要在壩址的下游,既分散又疏遠,最遠的12公里。潮河主壩前有5條鐵路線,總長47公里,高峰時有6臺機車、204輛車皮作業;白河主壩前有5條鐵路線,總長83公里,高峰時有13臺機車、412輛車皮作業。兩座主壩前共用皮帶機320臺、總長1.7萬米。20余萬民工中有3/4集中在兩座主壩工地。填筑1立方米壩體,平均用工22個,工效在當時是比較高的。

 

白河主壩施工鳥瞰


密云水庫的修建,由于其所處的特殊地位,在制定設計方案時,不僅考慮到對百年一遇的洪水的承受能力,而且還要考慮到對千年一遇的洪水如何處理的問題。要達到這樣的設計標準,就必須科學修建,保證施工質量。白河主壩的防滲問題,是一個比較棘手的大問題。白河主壩壩基系較厚的沙卵石層,最深達44米,其滲透量較大。為妥善解決大壩的防滲問題,在全面開工之前,工程技術人員做了大量的室內、室外研究試驗。1958年10月至1959年9月,在帷幕線上進行混凝土防滲墻試驗性施工,累計鉆孔進尺5720米、澆筑混凝土防滲墻27米。1959年汛期來臨前,在大壩下游又進行了帷幕灌漿現場試驗,完成鉆孔737米、灌漿187米。經過這些試驗,使工程技術人員掌握了新技術,為防滲墻的大規模施工提供了可靠的技術方法和經驗。這項防滲處理新技術和施工效率,接近當時國外的先進水平,以后在國內得到推廣和應用。

按照預定的設計要求和施工計劃,密云水庫工程的建設分為兩個步驟。第一步是從1958年9月1日開工,至1959年汛期以前攔洪,然后再用一年的時間,把各項工程全部建成。所謂“攔洪”就是將各主壩、副壩及相應設施修筑到足以攔洪蓄水的高度。根據歷史資料記載,北京地區的雨季集中在七八月份,幾條主要河流的洪水,也多在此期間來臨。經過10個月的修建,到1959年6月底,潮河主壩和幾座副壩已修筑到預定的143米高程;白河主壩的沙礫體部分也接近這個高程,但是起重要防水作用的黏土斜墻,還差10多米高程未完成。

1958年,密云水庫流域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洪水。7月2日,第一次洪水把庫區圍堰沖毀,運料的路基坍塌,火車車皮傾倒在大水中,運料上壩的設施也被洪水淹沒。經過三晝夜的搶險,才從廊道排出了庫內積水,撤出了鐵路輕軌,搶出了其它設施。7月4日,上游又來了一股洪水,壩前積水為施工帶來了很大困難。8月,北京地區連續幾晝夜普降大雨。有的壩段被沖成3米多深的大槽溝,形勢非常嚴峻。總指揮部最終決定采用堆畦埂、壘石階、筑石臺的辦法,同時用大量苫布鋪蓋在壩面上,還用荊笆下附石塊,將荊笆沿壩坡沉入水中,人們坐在坡上拽住繩索,隨水位的變動而移動。8月9日凌晨一點半,總指揮部決定挖開走馬莊副壩泄洪,并在泄洪道左右筑堤保護村莊。正在廬山參加會議的周恩來總理,每天打電話詢問情況,要求“務必竭盡全力,保護大壩安全”。施工攔洪最緊張時刻,1萬余名人民解放軍指戰員也參加了搶險。1959年8月,水庫攔蓄8.33億立方米洪水,把3100立方米/秒洪峰削減到364立方米/秒,實現了“一年攔洪”的目標,各項工程質量均達到設計要求。

1959年9月1日,在密云水庫工地上,20余萬建設者舉行了攔洪勝利慶祝大會。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譚震林,中央委員、水電部副部長李葆華,國務院副秘書長齊燕銘,水電部副部長張含英、馮仲云,北京市委書記處書記、副市長萬里,河北省委委員、根治海河委員會副主任郭芳,解放軍北京部隊少將張正光、董永清以及唐山專區、天津市的負責同志,河北省、北京郊區支援水庫建設的21個區縣的黨政負責同志,水電部的蘇聯專家,密云縣各人民公社代表參加了大會。

 

1959年9月1日慶祝密云水庫攔洪勝利大會召開


1959年9月10日,毛澤東主席在水電部副部長錢正英、北京市委書記處書記鄭天翔和市委農村工作部部長趙凡陪同下到密云水庫視察,給水庫建設者巨大鼓舞。在密云水庫建設期間,周恩來總理6次來到現場,檢查施工、解決移民問題。1976年1月,周恩來總理逝世后,遵其遺囑,部分骨灰撒在密云水庫。

1960年9月,經過20余萬建設者兩年奮戰,密云水庫如期實現了大型水庫“一年攔洪,兩年建成”的目標,創造了人間奇跡。密云水庫共完成各類土石方開挖、填筑、混凝土澆注2000萬余立方米,總投資6.8億元人民幣,總庫容43.75億立方米。水庫主體工程主要由潮河、白河兩處樞紐建筑物組成。計有白河、潮河2座主壩,北白巖、走馬莊、西石駱駝、南石駱駝、九松山5座副壩,3座溢洪道,6條泄水、輸水(發電)隧洞,2座發電站和1個調節池。

 

水庫建設者忘我勞動


密云水庫建設中體現出的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精神,勇于創新、奮勇爭先的進取狀態,各地區、各部門團結協作的大局意識,密云人民無私奉獻的高尚品格將永載史冊。

作者:史志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精准头数中特